穿上義肢征服撒哈拉沙漠!她是馬拉松刀鋒女戰士

穿上義肢征服撒哈拉沙漠!她是馬拉松刀鋒女戰士
2019年05月09日 09:18 澎湃新聞
資料圖。 資料圖。

  4月的撒哈拉沙漠就像一個大熔爐,白天氣溫高達50℃,晚上驟降至5℃,風沙和太陽讓人難以睜開雙眼。

  這樣惡劣的環境造就了“地獄馬拉松”之稱的撒哈拉沙漠馬拉松賽,參賽者需要攜帶裝備徒步穿越位于摩洛哥境內的撒哈拉沙漠、山丘和干涸河谷。

  今年,46歲的美國跑者艾米·帕米里奧·溫特斯向這項賽事發起了挑戰。作為34年來第一個參加沙漠馬拉松的截肢女性,她戰勝了自己。

  在《紐約時報》的筆下,她就是“刀鋒女戰士”。

地獄馬拉松,撒哈拉。地獄馬拉松,撒哈拉。

  當遭遇不幸時,我就去跑步

  出生于風景秀麗的美國伊利湖附近,但艾米的童年和青少年時期并不幸福。

  她的父親常年酗酒,母親也因此遭受父親的虐待。更不幸的是,她在高中時遭到了強奸。。。。。。這些悲劇讓艾米的生活陷入黑暗,短暫的婚姻也在混亂中結束。

  在痛苦之下,跑步成了艾米唯一宣泄的出口。從在高中時開始,她就從事田徑和越野運動,她覺得自己能在跑步中找到自由;而當父母去世時,她更是用跑步來逃離現實。

  “有些人生來就是為了做某些事情?!卑椎陌l小斯泰西·邁爾說,“我想她生來就是為了跑步?!?/strong>

艾米在出發點。艾米在出發點。

  但厄運并沒有停止對艾米的糾纏,甚至更無情的向她襲來。1994年,艾米在一起摩托車事故中左小腿受了重傷,但她拒絕了醫生的截肢建議,因為她無法想象沒有跑步的生活。

  1995年,艾米繼續跑步。但當她用時4小時03分37秒跑完了哥倫布馬拉松時,她感到腳下的每一步都疼痛難忍,后來她發現自己的左腳萎縮到原來的將近一半。

  艾米這時候意識到,該來的總是會來,拖得再久也無濟于事。在之后的日子里,她經歷了二十多次手術,但終究還是在兩年之后失去了左腿膝蓋以下的部分。

艾米賽前熱身。艾米賽前熱身。

  穿上義肢,在奔跑中定義自己

  不再跑步的那段日子,艾米有了更多的時間靜下心來思考,她發現“是跑步定義了我?!?/p>

  于是,在接受義肢后,艾米試圖再次開始跑步。但當她跑5公里需要花三天來恢復時,沮喪的她扔掉了所有的跑步裝備。

  但即便如此,艾米還是不想放棄。2005年10月,擁有更好義肢的艾米在夏威夷舉行的世界鐵人三項錦標賽上獲得了殘疾運動員組的冠軍。

  而在參加撒哈拉沙漠馬拉松之前,她就拿到過許多賽事的第一名,創下了十幾項膝下截肢者的世界紀錄。

  2006年,艾米用3小時4分16秒跑完42公里的芝加哥馬拉松,之后她還獲得過美國業余運動員協會獎。2011年,她成為第一位完成從死亡谷到惠特尼山總長217公里的超級馬拉松比賽的女性義肢跑者。

艾米背著孩子模擬訓練。艾米背著孩子模擬訓練。

  “祝你好運,我愛你!不要死!”

  雖然已經是跑步圈中的“老司機”,但撒哈拉沙漠馬拉松對艾米來說依舊是前所未有的嚴峻考驗。

  想象一下,在這場大約250公里的“地獄馬拉松”中,一個人需要在惡劣的環境中跑出6個普通馬拉松的距離,更不要提艾米需要用義肢跑步,身上還背著一個8.6公斤的背包。

  而背包里裝著在沙漠里所需的一切,比如食物、睡袋、指南針、頭燈以及防蛇和蝎子的毒液泵等等。

艾米背起行囊。艾米背起行囊。

  從備戰開始,艾米就對自己提出了嚴苛的要求。她在桑拿室里進行訓練,以感受沙漠的炎熱。她還把兩個孩子扛在肩上或放在背上進行訓練,以適應背包的沉重。

  為了適應撒哈拉沙漠的特殊環境,艾米的跑步義肢也進行了改造。她在義肢底部安裝了一個9厘米寬的固特異輪胎碎片作為牽引力,還增加了一個起冷卻作用的空氣室,最后涂上了一層減少吸熱的白堊色油漆。

  而在臨行前,艾米13歲的女兒麥迪琳遞將一張疊好的紙條掛在媽媽的背包上,上面寫著:“祝你好運,我愛你!不要死!”

艾米一直在帶傷堅持。艾米一直在帶傷堅持。

  “我會爬起來,然后繼續前行”

  4月7日,撒哈拉沙漠馬拉松正式開始。艾米帶著女兒的叮囑,與來自51個國家的大約780名跑者排成一列前進。

  剛跑了大約9公里,艾米就遇到了問題。她的嘴唇腫了起來,好像嘴里塞著煙草,她擔心自己會發生過敏性休克,“這讓我無法呼吸,我的喉嚨要堵住了?!?/p>

  到了第二天,是一個32.5公里的賽段,包括可能是比賽中最困難的部分——穿越長達13公里的大沙丘,沙丘持續不斷的起伏相當于爬上了一幢115層的樓。

  艾米希望能全程跑步來完成比賽,但在這個區域是不可能的。于是她臨時決定將跑步義肢換成步行義肢。

  步行義肢和跑鞋相連,還有一個腳后跟,這使她有更多的表面積接觸到沙子,然而副作用就是沙子就開始涌進跑鞋里。

  她試圖用塑料袋蓋住義肢和鞋子之間的縫隙,但這是徒勞的。當沙丘靠近時,她變得灰心喪氣,“我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strong>

艾米用義肢跨越終點。艾米用義肢跨越終點。

  而當她換回跑步義肢后,艾米的每一步都十分艱難。她的左膝蓋后部和側面發生了晃動,義肢內的皮膚剝落,右腳的三個腳趾甲也開始松動,“不知道我能不能做到?!?/p>

  雖然出現了短暫的自我懷疑,但艾米還是艱難地完成了賽段。當她摘除自己的義肢時,帳篷里的同伴問道:“那是碘酒嗎?”她淡定地回答:“不,那是血?!?/strong>

  隨后艾米去了醫療帳篷,帶著消毒劑和繃帶回來了。很明顯,在剩下的比賽中,她的殘肢每跨一步都會受傷。她因此對自己重復著《海底總動員》里多莉的一句話:“繼續游吧……”

  在比賽的尾聲,艾米突然一瘸一拐地跑起來,她面帶微笑沖向聚集著人群的終點線。就這樣,她成為了第一個完成撒哈拉沙漠馬拉松的女性義肢跑者,她在沙漠中奔跑了250公里。

  “當我跌倒時,我會笑,我會哭,我會爬起來,然后繼續前行?!?/strong>

推薦閱讀

閱讀排行榜

體育視頻

精彩圖集

秒拍精選

新浪扶翼